手机报码 手机报码室 > 手机报码 >

栗子对话李萌萌 “功夫小花”是怎样炼成的

更新时间:2019-09-10

  李萌萌:Hello,大家好,我是演员李萌萌,今天很高兴来到《四味毒叔》,谢谢。

  李萌萌:对。电影《龙牌之谜》。这是我三年前接的一个电影,拍了大概半年左右的时间,属于中俄英三个国家的合拍片,魔幻题材。有成龙大哥和施瓦辛格这种国际动作影星,是一个Blingbling,很酷的电影。

  李萌萌:不太会。因为我从小在部队,经常给领导演出什么的,心理素质还挺好。

  栗子:刚才见到你就觉得你本人是很可爱,很清纯的类型,很难和打女的形象联系到一起。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走上这条路?

  李萌萌: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有打,从2013年来北京后拍了两年文戏。后来我爸就说,你从小在部队里练杂技,如果不把它用上的话有点可惜。我想我爸说的没错,就开始慢慢接触动作戏,实际长头发的时候还好点,剪短以后就不太像人们印象中的打女形象,就会有人问你行吗?你这样可以吗?我说可以的,要不然试一下。

  李萌萌:对,其实我一开始投的资料是马丽老师旁边的两个女巫角色,没有得到回复。过了好久,在电影开机一年多我才找到这个剧组,因朋友就说:有一个特大的电影找女2号,要求能打,现在市面上能打的女孩导演都见过了,说不行,你要不要去试一下?

  那个时候我才来北京三年,资料、经纪人都没有。我就自己整理了些给副导演发了过去,然后被副导演说不行,资料太不专业了,而且他们说要找的是一个就17岁,正义感爆棚的小姑娘。那会我还留着长发,大波浪。就拜托他帮我争取一个跟导演见面的机会,然后两天左右给我了一个答复。去怀柔,他们正在中影基地拍摄,见一下导演试试。我没有经纪人,就找一个朋友假装我的经纪人,我们俩就去了,到了之后面试,见了导演以后还想解释一下我这个资料的事,结果导演就说行,还是用俄语说的。翻译在旁边提醒我要不要进去试妆,香港六合宝典,然后试戏。就这样,开始就是连动作带戏,半夜一点半定下来,第二天就签了合同。

  李萌萌:就当时试完以后,导演说行,你时间可以吗?你的尺寸报一下,让翻译告诉我。我当时觉得天哪,真的假的?我是在做梦吧?

  李萌萌:对,就不相信,真的不敢相信。我觉得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。那天也挺紧张,尽量去完成所有动作。而且那天试戏的内容还是挺难的,一边打一边演,试在电影里面的出场戏。

  李萌萌:算是挺顺利的,可能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努力,一些方向性的选择也比较合适。

  栗子:明白,其实我是一直觉得影视圈不是一个越努力越幸运的行业,它是要努力又幸运才可以。

  李萌萌:对,努力是基础。你的外形、努力、所有的条件都是基础。你只有不断提高这些基础,幸运来了,你才能接得住,这个是挺困难的事情。

  李萌萌:其实打女挺多的,只是偏青衣范的多一些。传统意义上长发飘飘的那种动作女演员多一些,那像我这种看起来有一点偏小萝莉的,有点古灵精怪,还能打的,可能就少一点。而且我打起来特别狠,喜欢的打法是狠、猛,近似《海扁王》里面超杀女的那种感觉。对,就要这种反差。这点也是我最近才摸索到的,感觉比较适合我。

  李萌萌:对,因为现在好多戏都是这样的,就是他不要看起来能打的,但是一出手就很猛。

  栗子:那相对于之前,跟鹿晗一起演了《甜蜜暴击》再加上这次的《龙牌之谜》感觉自己的状态有什么变化和不同呢?

  李萌萌:《龙牌之谜》是先接的,那个时候对于表演来讲的话,没有太多的理解。导演主要就是想要那种眼神上面的东西。我确实看了很多武侠的,就比如像章子怡、杨紫琼,还有一些国外影片中打斗时的那种眼神,是怎样的一种状态。因为打的时候,你的眼神稍微松一点,就会吃你的动作,你的动作再帅,但是你眼神松了就会弱很多,所以也有参考一些东西。然后《甜蜜暴击》就怎么小怎么演,因为导演说你们什么都不要多想,因为他们的年龄比你们年龄都小,角色年龄比你们年纪都小,而且它是漫改的一个这样的一个题材,所以你眼神要更清澈。

  栗子:其实这次《龙牌之谜》的故事跟现在生活相差很远,会感觉找不到节奏或感觉吗?

  李萌萌:那倒没有,因为这个角色她是村里的一个小领袖,她有弟弟要保护。她还有功夫,应该叫“功夫小花”这样一个角色,所以她还是偏凌厉、英气、飒爽这种,就跟我部队经历也非常像,就觉得还好,不是特别远。

  李萌萌:现在以大女主的这种动作戏非常少,这种出彩的角色也比较少,都男性偏多一些。你看成龙大哥,甄子丹老师,吴京哥哥,张晋老师,都是男的,就没有一个女生,挺可惜的。可能也和票房反应有关。其实好莱坞也是这样,都是男性比较多一些,但是好莱坞至少还有女的,还有神奇女侠、黑寡妇什么的,中国偏少一点。所以希望市场能多一些这样的作品,也能给我们这种还在坚持拍动作戏的女演员一些机会。

  李萌萌:不是,是爸妈觉得当兵特帅,然后就给我送过去了,但我从小是学舞蹈的。

  栗子:后来你又拍了很多打戏,现在也是在往打女的这条路上走,你觉得那些生活除了给你一些品格上的这种支持,有没有说让你有一个侠女的梦想?

  李萌萌:其实没有,是我拍了动作戏以后有的。其实我现在自己也在做一个作品,就我自己的一个剧,我自己也在写剧本。在做人物小传什么的。我觉得我不算是往打女上走,我更欣赏文武双全。就是为了角色,能打我就能打,如果角色不能打,我也不想硬打。不是说所有的戏都是要从打戏出发。况且我本来也是先拍的文戏,所以我觉得其实更想成为一个好演员,努力的成为一个好的演员,被观众认可的演员,而不是说是我一出场就要打谁。

  栗子:那其实你的长相是很有亚洲特质的,再加上会功夫又显得特别东方那种侠女的感觉,你感觉这个是亮点还是会对以后的角色有所阻碍?

  李萌萌:应该算亮点吧?没有什么可阻碍的。因为演员都是造型、塑造,角色什么样我就是什么样。有时看电影感觉这个人跟那个人就不是一个人,但实际上他是因为有很多因素在里面。我《局中人》的那个造型跟《甜蜜暴击》的那个造型,还有《龙牌之谜》的造型都不一样,每个角色都不一样。

  李萌萌:这么说吧,反正我个人是这样,就是每一个角色都是我的侧面,都不是完整的我。我知道这个角色以后就会把这个侧面放大。

  李萌萌:当然会,每一部戏都会的,每一部戏不管是幕前幕后都会有很多的成长。

  栗子:虽然现在也有很多不一样的戏在去演,它的出发点可能是有很多青年演员都会遇到的困境,因为大家没有选择,但是其实演到后面,是不是每一个角色反馈你的东西,都会成为你自己的一个部分?

  李萌萌:对,我觉得每个角色其实诠释完了以后都会在你身上留下烙印,至少是那一段时间你可能就会感受明显。就比如说我演完《甜蜜暴击》,我就觉得我穿裙子很奇怪,而且我为了演那个角色,那个时候就没怎么穿女生该穿的东西,因为我也没有演过这类角色,我就必须要逼着自己去在行为上面、肢体上面,包括行动上去找这种支点。然后《局中人》就是一个特别女人的一个角色,我可能连呼吸都要去塑造。因为我本身平时也有那一方面,但不是完全整个人是那种状态的,所以我每一部戏都要不停地去找这种状态。

  李萌萌:会兴奋,但是会很累。因为她离我很远,所以我要塑造她,把角色跟自己往中间靠拢。

  栗子:在合作的演员里,哪一个让你觉得特别愿意向他学习,合作起来也非常舒服的?

  李萌萌:我觉得都挺好,但是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黄渤老师,那是我第一部戏,我演了一个场次不是很连贯的角色,他当时在现场就跟我说,你上一次是这样的,这一次是这样的,你中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你自己想清楚。要不然你连接不上,我觉得就特别好,因为你想他当时已经是一个很厉害的演员了。我是一个那么小的角色,但是他没有吝啬自己的言语,去告诉你这样的技巧也好,或者是一个什么东西也好,我就觉得挺感动的。

  李萌萌:其实对青年演员我觉得有标签是好事,就是能让人记住你,但这个标签实际上你自己心里知道符不符合,能走多远,就你自己知道要想要什么。

  李萌萌:没有标签,我自己觉得我可以尝试更多。但是可能好多人都说,你现在就拍动作戏就好了,你不要想那些别的角色,但是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。

  栗子:这点可能,刚才说的没有选择这个点,可能很多观众会有一些对这个行业的误解,他会觉得演员他可能就是想演什么就演什么,他有很大的话语权,但实际情况可能并不是这样,更多的青年演员不是这样。

  李萌萌:对,更多的其实是没有选择的,但是你要给自己规划。从我开始知道怎么规划自己的时候,我就觉得不出这个框就行。我之前也演过校园的,但演校园的那个女孩她会跆拳道,那你说这个是不是动作戏?也不好定义。然后你演《甜蜜暴击》,那你说它是运动体育的偶像剧,那它算不算动作戏?但实际上每一个角色其实都有一些这样的小东西在里面,只是它不属于纯动作戏。

  李萌萌:对,最近刚播完的网剧《再见,将来》,我在剧中是没有动作戏的。但那个角色特别坚强,特别搞笑,就很多侧面,因为她有第一时空的她和第二时空的她,我觉得特别吸引我。然后她特别坚强的一面也跟我特别像,所以没有什么动作戏也可以。

  栗子:那你刚才也说给自己画了一个框,那个框它具体是什么呢?它有没有具体的规则或者是界限?

  李萌萌:就是你能完成在你能力范围之内的,有可能完成的都可以,没有具体的框。

  栗子:明白,所以其实那个框就是做一个好演员。然后在这个路上只要是朝着这个路走,都可以。

  李萌萌:对,都是在锻炼嘛,你现在还小,你现在演技还是需要磨练的,所以现在先不给自己贴标签,也没有什么定义。但是我的优势是可以动作。比如说像悬疑偶像这种的可能也会找到我,因为它里面也会涉及到一些动作什么的。

  栗子:我其实很好奇一点。因为我们刚才聊说你未来的规划等等这些东西,但是其实你没有很具体的规划,但是好像就是聊完之后。

  李萌萌:就是我想接的那几种戏,体育人物传记,类似《摔跤吧,爸爸》,还有军旅题材、警匪题材等。这是我的执念,但是我在接不到这种好的角色和拿不到好的这种剧本,或者是我认为我想演的剧本的时候,那就为之努力等它到来。